从穷小子到商界弄潮儿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维克托•马莱

身为La Caixa董事长,伊西德罗•费恩(Isidro Fainé)做事谨慎,说话温和,长期以来被公认为西班牙金融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但他从来不愿抛头露面,笔者多年来想采访他而不得,只是因为 Caixabank上市在即,他才松了口。Caixabank是在西班牙最近的储蓄银行重组行动中,从La Caixa集团剥离出来的。

费恩今年68岁,当他讲话时,听上去完全不像一般的银行家。他坦率地谈到了自己的出身和那不寻常的职业生涯,说起话来带着一种让人不由得放松下来的意识流风格。

这或许没什么可奇怪的,毕竟此人从13岁起就在自行车修理铺打杂,在银行的第一份工作,是他闯进人家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保证努力工作并学习金融知识而搞到手的。

费恩出生于加泰罗尼亚农村,孩提时随家迁往巴塞罗那一个工人阶层聚居的郊区。“我来自一个农民家庭。”他回忆说,在城里上学,意味着他要教父母认字,而不是父母教他。“我教我的父母读写,教我父亲加减法——但没教乘法。”

努 力工作——他名字的词根在加泰罗尼亚语里还是“工人”的意思——是费恩事业成功的关键。但他从事银行业工作几乎纯属偶然。他年轻时有一份修理电机的工作, 但为了完成教育,进而攻读一门物理学课程,他需要一份上班时间较短的银行工作。于是,1961年的一天傍晚,他走进了Banco Atlántico在巴塞罗那的总部,以他毅然的决心打动了该行的首席执行官,从而获得了人生中第一份银行业的工作。“他们把我带到一间红木镶嵌的办公 室,一间非常气派的办公室,可我身上连条领带都没有,我真是感到浑身不自在。然后,一位非常严肃的绅士走了进来——我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它在我的人生中 非常重要——他说,‘那么,你为什么来这里?’”

“谈话从尴尬逐渐变为友好,最后非常愉快地结束了。那人是吉勒莫•巴尼亚雷斯(Guillermo Bañares),Banco Atlántico的首席执行官。”

除了具备数学方面的天赋,费恩还大谈他母亲身上那种朴素的智慧。他母亲在巴塞罗那开了一间乳品店,教给了他商品定价、打折和讨价还价的重要性。“我 母亲过去和人讨价还价得厉害,还教我要怎么讨价还价。有一天我问她,‘妈妈,你为什么老和人讨价还价?’她说,‘买的人要还价。’因为她有间店,他们都想 和她讨价还价,所以她从来不预先为打折做广告。”

费恩继续说道:“你赚钱的能力就取决于你的眼力。如果你想赢得顾客,你给天天都来的老顾客打的折扣,可不能跟给一辈子才来一回的顾客的折扣一样。”

Caixabank承继了La Caixa旗下工业控股公司Criteria的上市地位,从7月1日起开始挂牌交易。按市值计,预计该行将跻身欧元区十大银行,与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édit Agricole)和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同列。

该行将有1050万名客户,总资产达2650亿欧元(合3790亿美元)。而且,该行是在西班牙银行业处于紧要关头的时刻重生的。从2008年以 来,西班牙银行业就因国内房地产泡沫破裂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而遭受重创,如今又因呈蔓延之势的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而受困。

“我们生活在21世纪,作为一家金融机构,在经历了这一切后,你不能再不进入市场,不能没有透明度、没有融资渠道。”关于Caixabank的上市,费恩如此解释道。

费恩对当前这场危机抱着达观的心态。他表示,即使有更多储 蓄银行由于无法从私人投资者那里融资,而不得不求助于西班牙银行重组基金(Frob),也不等于世界末日到了。“不管怎样,当你遇到危机时,你必须保持冷 静。”费恩表示,“我相信我们会走出这场危机,就像以往一样,但必须报以务实的态度。”

在银行界,费因以其朴实无华但极其高效的企业经营策略和对慈善事业的热爱而著称。他于1982年加入总部在加泰罗尼亚的La Caixa,担任副首席执行官一职,2007年升任董事长。

作为一家传统上产权结构不透明、负有慈善使命的非上市储蓄银行,La Caixa原本可能像国内的一些同行一样,在地方政界人士的破坏性干预之下倒闭。但加泰罗尼亚总体上并不干涉它的事情,而是让专业人士去经营。费恩实行许 多常识性策略,使La Caixa既得以扩张,在金融和经济危机期间又能将不良贷款率维持在同业最低水平。

费恩相信全能型银行模式,推崇广设分行的做法(Caixabank将拥有5200多个网点和8000多台ATM机),各分行内的销售人员可直接向客 户销售有手续费的产品和服务。他不赞成过多地设置行政和管理人员。他说,La Caixa只有6.2%的员工在总行工作,而在其它一些欧洲银行,这个比例高达20%至30%。

作 为一位兢兢业业的零售银行家,他似乎不仅吃惊于华尔街的贪婪,也为投资银行的经营模式和雷曼破产所造成的破坏感到震惊不已。“1986年我在哈佛的论文答 辩主题,就是未来金融业的利润将更多来自服务,而非冒险行为。”他表示,“西班牙的复苏将是缓慢的,但是别忘了,我们是服务于家庭的银行,我们有大量‘毛 细血管’。这是说,我们的网络和家庭联系得十分紧密,提供他们需要的各种基本服务。人们领取工资,缴纳养老金,保险,存款——一切都是金融。我们非常便 利,提供所有这些方面的零售服务。我们在所有2万人以上的城镇都设有网点,人口在5000至2万之间的城镇,90%有我们的网点。”

费恩表示,在西班牙网银市场,La Caixa拥有32%的份额,比其实体市场份额高出两倍。La Caixa也是西班牙首家采用可更新小客户储蓄账户信息的ATM机的银行。西班牙的中国居民也越来越多地转向La Caixa,因为该行是首家在ATM屏幕上显示中文信息的银行。

不过,真正使这家西班牙最佳储蓄银行及其管理者在全球商业银行界独具特色的,是他们致力于慈善事业的精神。La Caixa一年捐5亿欧元,用于对抗贫困和疾病,照料老年人和保护环境,该行负责此事的基金因此成为欧洲同类基金中仅次于英国Wellcome Trust的规模最大者。

“我相信银行,相信银行业,我认为我们将会做得很好。但与此同时,我希望坚持La Caixa 的本性……我相信社会资本主义。我本可以在任何一家顶尖银行工作,赚多得多的钱,我也收到过邀请,但这是使命问题。”

在La Caixa 工作了近二十年,费恩已悄然成为这家欧洲领先金融机构成功背后的力量——这可是他半个世纪前走进Banco Atlántico找工作时所预料不到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