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罗斯柴尔德的招股说明书

英国工商业联合会会长 理查德•兰伯特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不计回购和收购,去年全年英国企业仅募得13亿英镑新股 本。可就在过去一个月,纳特•罗斯柴尔德(Nat Rothschild)与唐熙华(Tony Hayward)就通过发售二人新投资公司Vallares的股票,募得同样多的资金。令这一成就显得更加不同寻常的是,这家公司是新组建的,没有任何运 营经历,没有收入,也没有任何可依赖的指标供投资者评估它是否有能力实现运营目标——它的招股说明书含糊其辞地承认了这一切。

那么,我们从这件事中可得出哪些信息?首先,世界正处于大宗商品繁荣期。Vallares计划大举投资油气行业。该公司董事认为,大宗商品供应增长无法满足日益全球化的世界的需求,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已是一个既定事实。

第二个信息是,如果你想在自然资源领域发现价值,就必须愿意浑水摸鱼。在北海等透明市场是找不到上算的交易的。Vallares“旨在通过专注于特 定地区的机遇来为股东创造价值,在这些地区,投资环境和地理的双重作用导致交易定价透明度较差”。罗斯柴尔德去年用一个例子向我们解释了这句话的含义—— 当时,他旗下的另一家投资公司与印尼最著名的商业家族之一达成了一笔大型交易。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印尼的资本主义比较狂野。

Vallares还为招股说明书的书写技巧树立了一个榜样。投机性投资“拉风”资产的历史与伦敦证交所(LSE)一样悠久。但Vallares用了 一个体面得多的概念来炒作。该公司的目标是发现并释放自然资源中的“受困价值”,尤其是在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这些资产的所有权结构十分复杂,距离满足引 入机构投资者所必需的公司治理规则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你可以释放这种价值,只需在招股书最上方列出一个值得尊敬的董事会;任命在金融市场拥有一批强大拥趸的管理者;承诺遵守所有相关企业治理规则;并在伦敦证交所上市,最好是市值规模大到足以被纳为富时100指数成分股。突然间,之前那些可能躲得远远的投资者都开始排队购买。

招股书提到罗斯柴尔德与唐熙华以往的经历,详细论述了他们在各自职业生涯中为所在企业创造的价值。脚注显示出,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的影响可能让前英国石油(BP)首席执行官唐熙华过了几天难熬的日子,但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令人不安的经历。

当然,招股书并没有对这项业务的风险轻描淡写。他们用20多页来详述风险,又用了不少页来阐述免责声明等等。不过,投资者不用等太久就会知道他们是否会赚钱——如果Vallares未能在两年内完成一笔大规模收购,大部分资金将退还给投资者。

如果一切顺利,每个人都会很开心。你无法从招股书中了解到,Vallares的核心“主角”能从一笔成功的收购中获利多少——可能是数千万,也可能 要多得多。非执行董事的获利也将相当丰厚。但仍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解答。我们这些27年前帮助推出富时100指数的人从未想到,有一天该指数会为 Vedanta、欧亚自然资源公司(ENRC)、Kazakhmys和Fresnillo之类挑战公司治理规则的企业披上一件体面的外衣,并为它们带来大 量被动投资者。也许,那些对该指数负责的人现在是时候反思一下它的用途了。

面临更大挑战的是英国《金融时报》自己的专栏作家约翰•凯(John Kay)。前些日子凯刚刚受英国政府委任,对投资英国股市、及其对在英上市公司表现的影响进行研究。他必须要回答这样一道试题:基金管理业到底是如何运作 的,以至于它能够如此轻松地为Vallares这类投资公司融资,同时又极其难以为那些关乎我们经济福祉的长期投资项目募集到股本?

本文作者是英国工商业联合会(CBI)会长

译者/何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