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索罗斯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吉莲•邰蒂

这是今年最热的一天,启示录般的和弦回响在空荡的教堂,乔 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讲述着自己的“救世主情结”。这个赌赢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一天进账10亿美元的人,一直认为自己与众不同。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有着他所谓的“救世主幻想”。“我觉得自己有朝一日将在世界 上发挥自己的作用,”他说道,那粗糙的嗓音表明他的中欧血统。“以前我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不安。”

然而,今天,他置身于一个迎合“特大号”自 负的场所——Mosimann’s,这个休闲餐厅曾是长老会教堂。今天是员工培训日,这个地方空空荡荡。不过,既然花费150英镑预定了一间私人包房,我 们仍可享受服务。当我们在吧台喝酒、俯瞰曾经是侧廊的地方时,一阵瓦格纳风格的渐强音在我们身后越来越响。这是那种可能让你想去侵略波兰的音乐。怪不得这 个餐厅的公司客户觉得这里令人振奋。

超然到心不在焉

不过,索罗斯完全属于另一类。他是如此超然,以至于对自己最大的成就——1992年9月16日“黑色星期三” ——也心不在

焉。那是一个难忘的日子,索罗斯赌赢英镑贬值,打击了约翰?梅杰(John Major)政府,最终导致工党上台。不过,那一天赚到最多钱的人,却不那么在乎。

“那天是星期三吗?”他问道。“我觉得是星期四。”

“星期三,”我确认道。“肯定是星期三。”

“是吗?”他又问了一遍,仿佛要与从前的自己保持距离。

斥巨资反对布什政府

如今,75岁的他不再在市场上兴风作浪。他承认,曾在整个90年代让人敬畏的他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已不是重量级角色。不过,他的雄心现在不是更小,而是更大了。索罗斯

建立了一个横跨全球的慈善基金网,他为推动了导致格鲁吉亚总统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Eduard Shevardnadze)下台的2003年“玫瑰革命”(rose revolution)而自豪,同时还斥巨资反对布什政府。

他还写了9本书,大部分都是近10年写的,用来阐述他喜爱的“反射性”(reflexivity)理论。我刚读过他最新的书《易错时代》(The Age of Fallibility),想晚些时候再跟他讨论抽象概念。

于是,在索罗斯啜饮他的堪培利开胃酒和苏打水时,我问到

1944年的情况。那一年,纳粹入侵了他的祖国匈牙利,杀死了他的数十万犹太同胞。索罗斯本人曾不得不投递驱逐通知。不过,他认为那是他一生中最好的一年。

他 在提到那个时代时表示:“这无疑是我形成世界观的一年。”当时他的父亲获得了伪造的身份证件,拯救了家人和其他许多人的性命。“我与父亲的关系非常密切, 他用活生生的现实把全部的智慧教给我,说明为了生存人必须做些什么。我后来在金融圈里的许多冒险行为,以及我的慈善举措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受他的影响,受这 种思想的影响。”

“常规准则也有不适用的时候”

“我当时学到,常规准则也有不适用的时候,”他表示。“我还认识到,有时候,消极被动可能更加危险,冒险的风险反而更小。”他向后靠了靠,天太热了。

索 罗斯的性格中掺杂着专横、张扬和谦卑。他对用在他身上的一些夸张描述颇为得意,如“打败英国央行的人”,或是“没有国籍的政治家”。不过,当我问他是否仅 仅是一位“客串”大思想家的亿万富翁时,他也会聆听、点头,并用一些不客气的形容词来描绘自己和自己的主张。他有时会建议用“傲慢的”这个词,也会主动提 议用“令人讨厌的”。

我谈起他与他父亲之间的不同之处,他称父亲对他的人生产生了最重大的影响。世界大战经历对他们都有很大影响——他的父亲在俄国革命期间曾被关押在西伯利亚集中营。但此后,老索罗斯从来没有寻求过金钱或权力。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被经历给打垮了,”索罗斯提到他父亲时表示。他的父亲是一位律师,创办了全球首份、也是唯一一份世界语文学杂志,但最后在纽约科尼岛经营一个卖意大利浓咖啡的小摊。“他避免受人关注。”

我 们背后发出一阵沙沙声,这时该店的主厨兼业主安东?莫西曼(Anton Mosimann)出现了,脸上挂着微笑,系着蝴蝶结领结,蓄着浓密的胡须。与索罗斯一样,他也有着自己的一套哲学——他的网站上称,鸡肉的味道应该像鸡 肉,而鱼也应该吃起来像鱼——他写的著作甚至比这位亿万富翁还要多。

“你们今天不开张吗?”索罗斯问道。

“我们已经为你们做了一些食物,”莫西曼向我们保证,并很快带着我们走向教堂的后部,我们沿着一扇扇防火门走下去,进入大卫杜夫房(Davidoff Room),这是一间包房,故意设计得像雪茄烟盒内部。

在伦敦打工求学

这并非索罗斯第一次看到一家餐馆的后部。1947年他来到英国后(他父亲劝他不要去苏联),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就读期间曾打过形形色色的零工。他曾在当时伦敦一家时髦的餐馆Quaglino’s工作,靠空心甜饼充饥。他还做过小饰品的推销员,也在游泳池当过服务生。

但他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学习更具影响力,特别是与哲学家卡尔?波普(Karl Popper)的短暂接触,波普推崇“开放社会”相对于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等极权主义的优点。

对索罗斯形成影响的是波普的洞察力:由于人类可能犯错,社会应接受新思想,而不应死守僵硬的教条。他自己则走得更远,主张人肯定会犯错。

人的错误观念会与现实发生互动

这就是他的“反射性”(reflexivity)理论的来源。其基本思想是,人的错误观念会与现实发生互动,无论是压低汇率,还是宣传一个主意,如美国布什总统的反恐战争。索罗斯断言,这一理论帮助他赚取了财富。

他笑道:“我对自己的富裕相当坦然。”(这让我松了一口气。)他表示,他让自己有一些小小的挥霍,如在伦敦公寓保留永久员工,尽管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

1956年,他来到纽约,担任一家对冲基金的经理,同年其父也来到纽约。20年后,当他赚得自己的首桶金3000万美元后,他遭遇了中年危机。“我累坏了。我痛苦地思索,我要更多的钱是为了什么,”他说。他开始吃菊苣沙拉,“作为这个

过程的一部分,我决定成立开放社会基金(Open Society Fund)。”

索 罗斯将他筹资建立的机构网络称为“基金会与运动的交叉点”。它曾在格鲁吉亚玫瑰革命(rose revolution)后支付部长级官员的薪水,在前苏联帮助多位科学家免遭饥饿,还致力于促进政府透明度、人权和传媒自由。它甚至曾支持过匈牙利齐特琴 弹奏者协会。但赚钱是他最知名之处。有关金融家索罗斯的故事非常多——关于他如何在俄罗斯和日本损失巨额资金,以及他如何总是想要加大赌注。例如,他在黑 色星期三(Black Wednesday)赚得10亿美元利润的原因是,他押注100亿美元。投资也给他带来了痛苦,因为他担心失去冒险投入的资金。尽管索罗斯谈到一大堆反射 性理论,他承认,自己往往是由于背痛,才感觉到投资遇到了麻烦。他对风险的兴趣已经不再,部分原因是,他希望自己的基金会能够长期存在。这意味着,他在一 天内用自己的全部财富豪赌的时代已经过去。

“不再依赖市场让我欣慰”

“不再依赖市场让我感到欣慰,”他表示,并补充称,他认为自己的主要遗产是著作和慈善事业。“金钱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目的是投入行动的哲学。”他也没有放弃获得对其“概念框架”支持的努力,即使他在很久以前承认,他无法弄清楚自己的作品。

我 一边把餐叉叉进我的鞑靼牛肉,看着蛋黄从中流出,一边问他的书是为谁而写。索罗斯静静地嚼着鲑鱼,他停下来从手指上弄走少量蛋黄酱。“学生们,”他回答, “那些正在形成世界观的人们。”学生们?《易错时代》最后50页是对43年前一篇课文的改写,连他的导师波普(Popper)对那些内容都没有太多兴趣。 他表示:“我有一种感觉,我没有很好诠释自己的理念。”他表示,那本书是一次研究美国社会的尝试,他责备美国社会让布什连任,按照他的观点,这使世界处于 更为危险的境地。

“写书是为了理顺自己的思路”

我写这本书,主要是理顺自己的思路,”他补充说。“可以说最终的听众就是我。”

他也希望改变公众舆论,并在上届美国大选时进行了一次反布什巡回演讲——我提出,那也许是一个有钱人的荒唐事。

“既然我是个有钱人,我做的任何荒唐事,都是一个有钱人的荒唐事,”他一边笑着,一边仓促地说。

一位亿万富翁写一篇冗长的文章,来反对美国的消费主义和企业寻求刺激需求的方式,这难道不奇怪么?

“谁比我更有资格批评全球化?”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我是成功的,”他回答。“谁比我这样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取得成功的人更有资格批评全球化?”

这顿饭超过了原定的时间。我们快速喝下一杯浓咖啡,随后,他带我从一个空甜点推车旁走过,回到主楼。在大门口,莫西曼和他的员工排成一排说再见,索罗斯慢步走向有专人驾驶的低调的雪铁龙(Citroen)汽车。

几天后,账单还是没到。我不太清楚我们那顿饭花了英国《金融时报》多少钱。但我估计,这些钱远远少于索罗斯在黑色星期三(Black Wednesday)那天用十分之一秒钟挣的钱。那天或许叫黑色星期四,谁知道呢。

莫西曼私人餐饮俱乐部及包房,伦敦SW11份堪培利开胃酒和苏打

1份番茄汁

1份酸橘汁腌鱼

1份菊苣沙拉

1份鲑鱼

1份鞑靼牛肉

2杯白勃艮第

1瓶矿泉水

2杯浓咖啡

译者/

何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