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性才是王道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卢克•约翰逊

最近,我明白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真理:我所做的所有真正成功的投资之所以获得巨大回报,都是因为我所投资的公司实现了高增长。

我本应在很久以前就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然而,我以前一直认为,私人股本有4种不同的赚钱方式:低买、高卖、产生现金的公司,以及增长型公司。但事实上,长期而言,头3种方法都无关痛痒——增长才是至关重要的。

传统上,杠杆收购利用债务支持成熟、且能够产生现金的公司。它们可以降低成本并激励管理层,从而推升利润。对于很多此类交易而言,收入不会大幅增加。我一直倾向于开发资本,通过注入新资金来帮助一家公司实现有机增长。

总体而言,增长要么源自于从竞争对手那里夺取市场份额,要么来自于进军正在增长的市场。后一种方法往往容易的多。但在几乎看不到经济扩张的国家,增长十分罕见。

目前,西方的潜在增长实际上非常罕见。多数国家的产出正陷入停滞,而沉重的公共债务负担、不堪承受的福利成本以及日益恶化的人口统计学状况,所有这些都将造成损耗。其结果是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和出现结构性失业。

增长之所以重要,并不仅仅因为它会带来日益繁荣的局面。增长型国家往往更为乐观,幸福感更强。物质进步会带来总体的满足感;而衰落则会带来痛苦。

增长也是创造必要税收收入唯一现实的方式,这些收入用于偿还公共债务、并解决日益老龄化社会的资金需求。我根本不同意下列观点:我们可以满足于一个零增长的未来。这种倾向违背了人性,是一种过于悲观的预测,不应予以考虑。

但增长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它会消耗资源,而资源可能是有限的。增长带有周期性,还可能对环境产生影响。增长受到创新的推动,而多数创 新是基于科技进步。尽管总体来看,这些发展是受欢迎的——更好的产品、更高效的程序——但生产率的上升通常依靠自动化,从而导致就业岗位减少。尽管增长带 来了新的工作,但它也会消灭旧的工作。这关乎彻底改造(它本身会引发“创造性毁灭”)以及对再培训的要求。因此,公司必须不断调整,否则就会走向灭亡。公 民必须提高技能,否则有可能会被裁掉。在数字时代,这种动荡已在全球经济的各个领域中加速展开。

不幸的是,增长市场往往可能是没有利润的。它们通常需要大量前期投资,很多情况下回报低得可以忽略不计。我曾涉足电动汽车充电业务。乍一看,很难想 出还有比这更有潜力的的行业。政府和汽车制造商正斥资数百亿美元开发电动汽车。然而,在英国的2800万辆汽车里,只有2500辆为纯电动汽车。遗憾的 是,尽管这一行业令人无比兴奋,但要真正成为一个有规模和机会的行业,尚需假以时日。

另外,增长可能是有风险的,甚至可能是一种错觉。我曾持有一家健身俱乐部连锁店的部分股权,该俱乐部为年逾50岁的女性提供专门设计的训练设备。一 切都是为了吸引这一市场领域。定期使用过这些训练设备的会员,在健康状况和体重方面都有了明显改善,这个项目本应获得巨大成功。但该公司从没有真正腾飞。 尽管社会中确实有很多体形不佳和超重的老年女性,但其中真正愿意付出巨大努力和投资来赢得健美体形的人少之又少。

我的结论是:对于企业和一个理想社会而言,增长都是一个必要条件。为了推动增长,我们需要更有耐心的资金、更好的技术教育、放松商业监管以及降低私营企业的税赋。这是列出的几项要求:但在实施方面,需要展开一系列困难得多的行动。

本文作者经营着私人股本公司Risk Capital Partners,并担任英国皇家艺术协会(Royal Society of Arts)会长

译者/梁艳裳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