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者VS专业人士

专业人士用“业余者”这个词来嘲笑那些缺乏正式培训和没有资格证书的人。我认为这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态度是不对的。总有一天,业余者或许会创造一个新行业。

毕竟,几乎所有的企业家身上都体现着业余精神,他们从在车库里捣鼓小发明、在市场摆摊或窝在卧室写计算机代码起家。这里没有什么企业家协会,也没有任何制定考试和标准的保护性机构。相反,有的只是面向所有人开放的市场,一个只有适者生存的战场。

这种不拘泥于僵化结构是一种健康的状态。打破壁垒欢迎所有人参与,创造了一种更具活力和流动性的秩序。因为业余者不用忍受所有自命不凡的职业——从 医学到会计、法律、建筑乃至学术界——里的等级、排外和规矩。这些自视甚高的行业里充斥着不计其数的委员会,各种规矩和官僚作风泛滥。对于那些开创并拥有 自己公司的人来说,这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他们真正关心的是一个恼人但却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们还有偿还能力吗?

典型的业余者随心所欲地发明、尝试新想法、失败、再振作起来、然后从头再来——但会不断取得进步。正如媒体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 (Marshall McLuhan)所言:“业余者承担得起失败的代价。”他们自我改善,追逐梦想,而不是终生在一个小圈子内从事艰辛的工作。业余者可以在业余时间做事,无 论是为了慈善还是出于消遣。受益于技术进步和更加不拘形式的社会,人们正在绕开传统的垄断集团。现在所有人都可以自己动手做事和尝试——从写博客到制作电 影乃至创立在线咨询公司。

多 亏了互联网,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业余者,胜任几乎所有工作。那些固步自封的传统行业的神秘、术语和偏狭现在都一览无遗。当今世界更为复杂,但这也意味 着,即便是最受人尊敬的专家也需要专业帮助。顺从权威时代的终结意味着我们不再对法官、议员、贵族和银行家等精英保持敬畏。几百年来,人类社会一直受制于 俱乐部模式的专业团体,而这些团体都是受过良好教育和有姻亲关系的人的联盟。

餐饮业也出现了这种变化。只有老学究才会理会诸如米其林星之类的陈腐概念——用餐者追求的是时髦、变化、随意和价值。传统法国餐厅的高档美食和内在 优越感与21世纪的消费者无关,正因如此,目前伦敦和纽约的用餐氛围比巴黎更活泼多样。在英国和美国,业余者可以随意进军酒店业并发展壮大,而这正是令人 兴奋之处。

查尔斯•利德比特(Charles Leadbeater)对严肃业余者即“专业余者”(Pro-Ams)的重要性进行过一番令人信服的论述。这些人帮助主流社会引入了根本的创新。这些充满 激情的消费者携手让革新想法达到临界规模——这正是目前占美国三分之二自行车市场的山地自行车的真实经历。与此同时,大公司难以实现真正革命性的突破,因 为它们自然想要巩固过去的成功,而又承担不起公开失败的代价。

社会企业被热情的业余者主宰,他们首先考虑的是改善世界,而不是每小时向客户多收几个钱或积累业内声誉。互联网时代通过协作所取得的最伟大的两项成 就,是由大批业余者建成的维基百科(Wikipedia)和Linux开源软件系统。令人意外的是,一直没有出现更多凭借群策群力取得的成功。或许其它项 目都过于杂乱,缺乏任何一个复杂项目开花结果所必需的领导力。

尽管如此,我仍然敬重那众多的天才业余者、全才和外行。业余者代表着最顶级的精英。我不否认教育的重要性,但我更看重结果和创造力,而不是博士头衔和专业机构成员的身份。这些人全都过于关注维护自己的特权和地位,而不是公共利益。

译者/君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