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一个理想者和他的梦想国

 

        雷军会成为下一个互联网枭雄吗?许多人迫切想知道这一个答案。

        8月16日的小米手机发布会上,接受过雷军投资的一众互联网风头人物:凡客诚品董事长陈年、UCWEB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永福、乐淘网CEO毕胜、多玩网总裁李学凌、金山网络CEO傅盛等人,把自己手中的iPhone扔在地上,表示要换小米手机。

       在口水和暗战弥漫的IT界,这是极为稀罕的投名状场景,由此可窥见雷军在互联网行业的影响力。细心的人们甚至把发布会当天的细节和乔布斯每次的出场做出对比:同样是一身黑T恤、牛仔裤、运动鞋,以及大屏幕上简洁的PPT,这种声音甚至让雷军专门发了条微博,否认自己在刻意模仿乔布斯,他说,“乔爷是不可超越的。”

       这句话,几乎是他接受各种采访时挂在嘴巴的口头禅,像是一句谦虚的暗语。雷军深谙网络口碑的传播力量,“互联网上要一个人夸你的产品好,多半的原因是超出了预期,不超出预期没人说你好。而预期是跟期望值比较的,过于高调只会把用户的期望值吊得越来越高。”所以即使到现在,他对于两个月前不得不被迫将小米科技置于镁光灯下一事,仍然不能释怀。按照他的预想,“最好是小米手机发布了都不要告诉大家是雷军做的,(那样的话)超出大家期望值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所以这种谦虚很难说是否出自他的本意。对一个希望打造出一家有发烧友、有粉丝的公司的企业家来说,比肩苹果应该是种难以抗拒的诱惑。但回到现实,雷军说,我们还是要Step by step。

       成功的投资人

       2007年10月,金山登陆香港。从23岁到38岁,从金山第六位员工一路做到CEO,雷军在金山登顶时选择离去。

        现在,他已然可以很平淡地用“舍就是得”来评价自己当时的决定,但在彼时,并不容易。“放弃某些东西肯定是不容易的,虽然你知道应该放弃,但是真要放弃时还是很难。”从一个劳模CEO,转而过上安静的生活,心境上的落差可想而知,他说,“是每个人都必须学会面对的。”

       他决定先什么都不要想,也不要有什么目标,过一阵逍遥的日子,想透了再干。“我当时就是坚信我还会再干点别的什么事情。”这一想就是三年,他看王守仁的心学,反思自己以前的商业人生。他说“自己就像一辆坦克车,什么障碍都能闯过去,但是闯过去以后觉得很费劲,不顺势而为,尽管最终可能也达到了目的,但付出的代价过高,我就在想,怎么能才能做得像行云流水一样?”

        2010年7月,雷军在微博上发布自己的反思结果,他说用手术刀解剖自己,残酷但真实,其中有三条都和人心有关:人欲即天理,要顺势而为,以及广结善缘。

        这是雷军对自己过去的交代。

       想清楚的雷军,突然发现一切都顺畅起来。从2007年投资凡客诚品开始,他陆续投资了十几家公司,尽管迄今还没有一家公司上市变现,但已拥有了像凡客诚品这样估值达50亿美元的企业。好事者已经在替他计算身价,雷军对此倒显得比较淡然,他从大学开始就不缺钱。除了上大学第一年父母替他交了学费,此后他和学费和生活费都靠自己努力挣得。尽管家境不错,他还是从大学开始就立志要做一个“伟大的人”,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他一年就可以在报刊上发表30余篇文章。这种成就至今都让他颇为自得。为了提高投稿被采用的机率,他会将每本刊物的定位、每个栏目的定位、编辑的喜好,都研究个透彻。他开玩笑说自己如果做了媒体的话,说不定会是个优秀的主编。

        雷军的第一笔天使投资是拉卡拉。2004年,在高尔夫球场享受了两年退休生活的孙陶然决定开始新一轮创业,雷军没有犹豫就答应投资。这就是雷军的投资理念,只投朋友,或者朋友介绍的朋友,不熟不投。在他投资的十几家公司中,“朋友的占了80%”。

        他基本不看项目,也不接受商业计划书,为此有人骂他很拽。

        雷军的回应也很有意思:关你屁事。

        他解释自己的投资理念:“第一我不是专业的投资人,更不想建个班子,搞成一个投资公司;第二投资不是做慈善,那是我的钱,我爱怎么投就怎么投。”雷军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眼光所在,他在网络浸淫多年,在圈内有口碑,对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也看得准,所以他投资的领域,基本都分布在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社区三大领域。他说自己的能力有限,能够投十几个朋友,帮助他们把企业做成,就是对社会的最大贡献了。“其实大家找我投资,不就是想用我的信用背书吗?他们做的好,反过来又强化了雷军的信用。”

       尽管宣称不熟不投,雷军还是常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商业计划书。这是让他很头疼的一点。“你会看到无数的商业计划书、无数的项目,看了以后,也许你不小心投了某个公司,做的业务跟计划书里的项目有点相像,结果就被指责抄袭。”所以他不得已又升级了自己的投资规矩:

        第一条:秘密的别告诉我;

        第二条:如果你非要告诉我,我不签保密协议,我也不愿意保密,告诉了保不住密是你的责任。

        到目前为止,雷军总共投了17家公司,其中有11家公司是从零开始。他喜欢以创业的方式来做投资,有时脑袋中有个点子,就开始和朋友一起探讨,然后找投资,一步步把公司创立起来。最值得称道的是,这17家公司,他的投资无一失手。

        但是对雷军来说,这并非他理想的事业。

 不甘心的理想者

雷军并不甘心顶着“天使投资人”的帽子过完下半生。

几年的投资经验,让雷军笃信互联网的发展空间。不过在目前的互联网领域,寡头垄断已然是个不争的事实:腾讯、百度和阿里巴巴三家,几乎垄断了搜索引擎、即时通讯、电子商务和第三方支付四大领域。如果还要在互联网领域拼力一搏,机会又在哪里?

雷军的判断是移动互联网。

他在不同的场合断言过,未来移动互联网的空间比PC互联网大十部,而更重要的是,在移动互联网这个领域,竞争虽然激烈,局势却不明朗。雷军将赌注押在了这上面。

从一开始他就决定,未来的公司一定要是全能型的,不仅是智能终端(手机硬件),还有操作系统、手机应用。这一点倒是和苹果很像。为此,雷军还专门走访过国内许多的厂家,他一开始的设想是采取投资或者收购一家手机公司的方式来做,但考察的结果发现,“没有合适的企业,对方想做的和我要做的很不一样,改变观念是最难的事,一张白纸最好画。”所以还是决定从零做起。

一个有技术、有钱、有闲、有人脉资源,还有理想的企业家,画下了一幅和草根创业者截然不同的图景。

2010年4月6日,小米科技低调成立。

7人的创始人团队堪称豪华,除雷军外,林斌是谷歌研究院的副院长,洪锋是Google高级工程师,黄江吉是微软工程院首席工程师,黎万强是金山软件人机交互设计总监、金山词霸总经理,周光平是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总工程师,而刘德是顶级设计院校ArtCenter毕业的工业设计师。

即使是普通的员工,也个个都是原来企业的精英,用雷军的话说,“小米是全中国进入门槛最高的公司”。员工平均年龄30岁,几乎没有应届毕业生,覆历表上的名字全都光鲜得要命,其中有一半人来自Google、微软和金山。在小米位于卷石天地大厦的办公室,密密匝匝挤满了人,以至于在刚刚从中关村搬到望京后不久,公司又赶紧在798租下了新的办公室,准备搬一部分过去。连雷军自己都在感叹,近一两个月就增加了50个人,扩张太快。

媒体津津乐道的是,小米科技最初的56个员工,总共投资了1100万美元——均摊下来每人投资约20万美元,在大公司看来不算什么,但在创业公司中,绝对算得是财大气粗了。

这群有钱的精英很快就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小米科技创办半年后,推出了米聊这款成功的产品。这个跨平台、跨运营商的手机端短信工具一推出后就大受欢迎,并帮助小米累积起大量用户,上线半年注册用户就超过了200万人。

另一款产品Miui是基于Android系统深度优化开发的第三方手机操作系统,与米聊在国内取得成功不同,MIUI在国外拥有很多发烧友,以至于在小米手机MI-One发布之后,国外一些IT论坛上都有发烧友表示遗憾,小米手机只在中国市场上市,其神往可见一斑。

做理想中的好公司

就在小米手机发布前三周,阿里巴巴快小米一步推出民基于云服务的阿里云OS手机,华为也推出了自己的云手机。智能手机的市场,一时间硝烟骤起。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消息还在后面,8月15日,Google宣布收购了Moto,这次大手笔的出击,显示了其对全球手机市场的定位:天下三分,Google占一,Apple占一,HTC和其他智能手机品牌占一。这一爆炸性的新闻多少有些抢去了小米手机发布的热度。

尽管如此,小米MI-One不可思议的价格和其极端的高配,仍然引来了众人的惊呼。这款双核1.5G手机,号称全球主频最快智能手机,并且拥有1GB内存、内置4GB ROM,并支持可扩展32GB 的microSD,售价仅为1999元。低价高配的重磅之下,尽管还没有给国际手机巨头带来压力,但在国产品牌中间,仍然激起了不少涟漪。在魅族论坛上,俗名囧王J.Wong的魅族创始人黄章立即发帖表示:“凡是讨论国产其他品牌手机的请编辑掉或者离开,否则删ID。”

而对雷军来说,他终于可以从繁冗的采访中脱身出来,松一口气了。至于小米手机的表现如何,要等待时间和市场的检测。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有人问他对小米手机的销量预期是多少,他笑着回应说这就是采访的压力。

“先说10万台,10万台不过瘾,20万台,20万台不过瘾,一百万台,一千万台,牛就是这么吹起来的。”停了一下,他很认真地说,“但是,销量真不是我最担心的,我关心的还是买我们手机的前一千个,前一万个用户,他们是不是满意,因为他们满意了,销量就会大,他们不满意,实更大量你也卖不出去。我做传统软件业的时候很关心销量,说这个要卖一百万套,那个要卖一百万套,那今天做手机的时候我不这么想了,我觉得质量和口碑是第一位的,要是你的产品不稳定,那会是场灾难,你要维护用户的口碑,光退换货就把你整惨了,所以在初期的时候,我觉得小米第一步是建立自己的高性价比和高性能的形象,第二个在用户口碑上建立用户的忠诚度,用户对你的忠诚度越高,对你的宽容度也越高。”

他深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更何况是电子消费品。即使强大如iPhone,也会有天线门,闹钟门,这也是他从一开始就低调得甚至像保密一样,他管这叫朴实的创业目标。让买手机的用户高兴,觉得合算,就行了,至于挣钱,在他的心目,“至少不是排在第一位的。”

这才是雷军此次创业的初衷,“按自己的方法做事,而不是按别人的预期来做。”他说,“我想办一家好公司,而不是一家大公司,也不是最挣钱的公司,也许股东、员工有这样的需求和想法,但不是我的想法。”

他理想中的好公司,要有好的产品,要让用户喜欢,让用户变成发烧友和粉丝。他说,“中国真正有粉丝的公司不多,我想把小米办成一个有粉丝的公司。”而这个理想,他已经看到了雏形。

在发布会之前,他要求市场部请一千名小米粉丝到场,市场部觉得有压力,计划用两周时间来邀请。结果邀请函发出去后,没有推广,两天报名人数就超过了一千人,还有粉丝说要骑几百公里的自行车来参加。“无数人走后门,找关系,想来参加,你能理解这种热情吗?一个新产品的发布会,有这么多人来要门票,本身就说明产品的吸引力,这是挺难的一件事。但是我很欣喜地看到,好像大家还是很喜欢的。”

雷军说,这就是他所希望的。不需要卖很大的量,而是踏踏实实把产品和服务做好,否则“就算百分之一的人骂你,也是铺天盖地的,让前面的一千人一万人喜欢才重要。我不认为盲目的追求量是一件能把公司做好的事情。”

付出的代价

对雷军来说,创办小米不仅是一次创业,更是心境上的一次自我调适的过程。

“被高度关注以后,人会自觉不自觉想做一些哗众取宠的东西,因为你总是希望能够引人注目,很多企业家都是差不多这样的。”在金山时长期处于高关注度的他,自己创业时就坚持一定要让自己心境平和,不会为了外界说什么做什么,影响到自己的心态和判断。

甚至在身边人人都有微博的时候,他也没用,而开微博的起因,纯粹是为了辟谣。一位记者写了篇关于他和求伯君的文章,说雷军和求伯君暗斗三年,欲壑难填。雷军说,“我不能讲我有多拽,但事实是,金山董事会去年五六月找我谈,但那时我已经创办了小米了,我要回金山去了小米怎么办,一年以后我也是兄弟情义没办法,求总要退休了,我只能回去接任董事长一职。”

正因此事,小米团队才不得已在公众面前亮相。这就是雷军所说的“被迫高调”,因为“如果不把事情说清楚,对金山的股东不负责任,对小米的同事们也不负责。”

甚至在微博上,他也不停地表示,自己只是接受了金山董事长一职,而非CEO,甚至专门比较了董事长和CEO的不同权责。他明确表态在自己的精力投入上,小米科技是最重要的,以此来稳定投资者与团队的信心。

但是对金山,他仍然有割舍不去的感情。雷军在小米科技的办公室,如果你不仔细注意,还以为是某个金山高管的办公室,座椅背后的架子上,摆放的书中随处可见到“金山”两字。尽管金山董事会没有对他的日程安排作出具体要求,但他也表示,“每周肯定会花些时间在金山上,因为金山规模大,业务相对比较复杂。”何况,“当年我们从几个人打拼到现在,所以我不想金山成为股市上的孤儿。”

所以他说,“你也就理解了我的困难和问题,你不能取悦每个人,总有人喜欢你,有人讨厌你,还有些诋毁你,这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编辑?张弢 李彦翰  荣蓉 助理?叶艳 摄影?马鑫

文章来源于《商界时尚》

Advertisements

诞生于MIT多媒体实验室,已经或即将改变世界的9个天才思想

译者 阿森納王子

We may not know what the future holds, but we can take a pretty good guess where it will come from: MIT’s Media Lab. The renowned Cambridge workspace throws imaginative people of different disciplines together and encourages them to learn by building, tinkering, and designing. The new issue of The Atlantic has a feature illustrating the unusual design of the Media Lab’s building, and online we’ve got an interview with the Lab’s new head, Joi Ito, talking about science, art, and the Lab’s collaborative ethos.

我们或许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们还是很能猜得到未来将被谁改 写:MIT的多媒体实验室。著名的剑桥工作间把一群有想象力的年轻人聚集到了一起,并鼓励他们通过自己制作、熔补和设计来学习。最新的一期 Atlantic退出了一个专题节目来举例说明了这个多媒体试验室大楼不同寻常的设计,我们通过网络找到了实验室的新室长,Joi Ito,和他谈了谈关于科学、艺术和实验室内部良好的合作氛围。

But what do they make there? Below, we present nine powerful ideas born of the Media Lab.

可是在这实验室里他们都做出了什么?下面,我们就要展示9个最强大的诞生于这个实验室的思想。

This cheap, durable computer, developed with the One Laptop Per Child campaign, is now being used by over two million students and teachers in 42 countries.

XO LAPTOP(Xo 笔记本)

这款便宜又耐用的电脑是在“一个孩子一台电脑”活动中被开发出来的。现在这款机器在全世界42个国家中有超过200万人使用。

The E Ink inside Kindles and Barnes and Noble’s Nook allows the e-reading devices to run for days without a charge.

E INK (电子墨水)

内嵌在Kindle,Barnes和Noble’s Nook等读书设备中的电子墨水(E INK),可以让设备连续工作N天不用充电。

This $2 device can clip to a smartphone and give an accurate eyeglasses prescription in just two minutes. Not yet commercially available.

EYENETRA(眼睛度数测试器)

这个售价只有2美金的仪器可以夹在任何一个智能手机上面,并在两分钟之内测出精准的眼镜度数。目前还没有正式发售。

The popular video game is based on an idea for a musical instrument game controller that came from the Lab.

GUITAR HERO(吉他英雄)

这款很有人气的电子游戏就是基于这个实验室提出的乐器游戏理念。

The programmable brick developed at the Lab lies at the heart of Lego Mindstorms, programmable Lego kits that have inspired competitions around the world.

LEGO MINDSTORMS(乐高机器人)

这个实验室发明的可编程式积木是乐高机器人(LEGO MINDSTORM)的核心,全球有很多基于可编程式的乐高装备的比赛。

The PowerFoot closely imitates the internal workings of an ankle and the surrounding muscles, providing users with the opportunity for a natural, easy gait.

POWERFOOT BIOM(生物医学模拟踝关节)

Powerfoot这个仪器很好的模拟了踝关节内部和周围肌肉的工作原理,让用户可以更自然轻便的走路。

A visual programming language lets kids learn about computers programming while creating their own stories, animations, and games.

SCRATCH(乱写乱画学编程)

这款可视的编程语言让孩子们在创造自己故事、动画、游戏的同时学会了电脑编程。

This collapsible car designed by the Media Lab’s Smart Cities team runs on electric power and can park in just the third of the space of a regular car.

CITYCAR(新型城市用车)

这种由MIT多媒体试验室“科技城市”小组发明的可折叠轿车使用电力做动力,并且只需要正常车1/3的空间来停车。

The Media Lab’s late Stephen Benton (1941 – 2003) was one of the pioneers of holographic imaging and video, and his work continues to influence the fields of medicine and art.

HOLOGRAPHY(全息摄影)

已去世了的Stephen Benton(1941-2003),全息成像的先创者之一也曾是多媒体实验室的一员,他的成就到现在还影响着制药和艺术领域。

E Ink 显示技术的未来

E Ink Macro

随着电子阅读器售价的降低,E Ink 显示屏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E Ink 公司营销副总裁 Sriram Peruvemba 前几天在 IFA 展会接受 Charbax 的采访,分享了很多关于 E Ink 未来发展的信息。

柔性

E Ink 的下一步是让整个显示屏改为塑料材质。现在的 E Ink 屏本身已经是塑料,可以弯曲。但这一代 E Ink 屏背面都采用玻璃层,所以整个屏幕无法弯曲并且易损。E Ink 下一步将要让整套屏幕完全改用塑料材质。

Peruvemba 拿出一张内嵌 E Ink 屏的信用卡放在桌上,身边一位工作人员一拳砸下去,屏幕毫无损伤。全塑料化的柔性 E Ink 屏提供更好的抗损能力,从而可以减少外部保护措施,让阅读器或其它设备变得更加轻薄,向整机可弯曲的类纸形态发展。

E Ink Credit Card

Peruvemba 介绍说全塑料 E Ink 屏目前的主要问题是工厂需要时间转产,这是因为目前生产的 E Ink 屏底部主要还是采用玻璃。

彩色

彩色 E Ink 屏也是很多人关心的东西。这种屏幕已经开始大批量生产、出货,相关产品今年就能上市。

Color E Ink

E Ink 彩屏的像素和灰阶屏完全相同,依靠屏幕表面的 RGB 滤色镜实现彩色显示。这种方式的好处是耗电和灰阶屏同样低,坏处是滤色镜会降低透光率,影响屏幕亮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E Ink 一方面试图压缩彩屏厚度,增加透光率;另一方面 E Ink 也在尝试增大单个像素面积,让单个像素吸收更多光线。设备自带前置光源也在考虑之中,但不会作为标准,因为这样会增加耗电。

至于色彩方面,目前量产的 E Ink 彩屏仅支持 4096 色,对于电子杂志等内容的阅读来说明显不足。当被问及 E Ink 彩屏相比 LCD 有何优势时,Peruvemba 的回答是 E Ink 可读性更好、更省电、阳光直射下可视、在做成大屏幕之后比 LCD 更轻。

未来

E Ink 今年的屏幕出货量预计将在 2500-3000 万块,远高于去年的 1000 万和前年的 300 万——每年基本翻三倍,很了不起的数字。而且这个出货量仅限于电子阅读器所用屏幕,不包括各种大量出货的小屏幕,比如 E Ink腕表:

E Ink Watch

阿迪达斯的室内标牌:

E Ink Indoor Sign

MiFi 等设备的状态显示:

E Ink MiFi

尽管 E Ink 总被拉来和 iPad、Android LCD 平板设备相比,但这些东西实际毫无可比性。随着成本的降低,E Ink 屏纯显示状态不耗电、可弯曲、阳光下显示清晰的特性会越来越突出,并最终融入到我们身边的各种原本根本没有显示屏的设备中。这将是一个远比平板电脑、电子 出版社相关设备更为广阔的市场。

从:爱范儿

雷军讲述小米手机幕后艰辛:曾遭百般凌辱

随着小米手机发布及雷军在发布会上乔布斯式的亮相,雷军和他的小米团队受到业界高度关注,这款被喻为智能手机中战斗机的手机也颇受期待。不过,在风光的背后也难掩小米团队开发的艰辛。据雷军介绍,去年底小米研发手机时曾遭世界500强企业百般凌辱。比如。公司成立不到1年,但对方却要小米三年财务报表,并且走复杂流程,最终双方合作还经常失败。

初期对供应商恨得牙根直痒痒

雷军驳斥小米手机1200元成本论:完全是乱说

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做客腾讯微论坛

“小米提交了很多报告,这些报告从中国区报到亚太区,亚太区报到美国总部,最后告诉我不做。”雷军说,小米手机一路走下来没用到这么难。在他看来,部分中国企业“忽悠”,动辄要合作方生存100万台,最终卖不出去,坑惨合作方的同时也加大了小米手机生产难度。

雷军坦言,我初期对供应商恨得牙根痒痒,后来开始理解供应商的难处,从理念方面开始有几方面改变。如手机并不是买几个芯片往板上一焊就可以,很多器件其实是定制,需要对供应商开发费用。

另一方面,做顶端技术并非大家想象中的容易。小米能做成国内首家双核1.5G手机并非偶尔,任何产品出来都不是百分之百没问题,关键是设计者是否要把平台吃透,找到相关问题并予以解决。能做成小米手机主要是靠周光平博士及其团队。

周光平曾为原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总工程师及高级总监,现负责小米手机的硬件和BSP团队。他是国内最早进入手机行业的专家之一,摩托罗拉最畅销的机型之一“Ming A1200”就是由周光平任硬件研发负责人兼总工程师研发生产。

周光平对于小米手机起步阶段的艰难深有同感,称当初找供应商曾处处碰壁。尽管自己多年经历使得和供应商关系很熟,国际国内厂商基本认识,但多半时候合作会碰壁。“他们会很热情的把你迎进门,但绕着圈子请你走。”

周光平对此表示很理解,称供应商面对着上千公司起来,又看到上千家公司倒下,很怕帮助小米手机定制后卖不好,最怕小米科技破产。“他们不了解小米科技,不了解雷军,最终我们只能一家一家的拜访,一家一家的谈,情况才慢慢开始改变。”

最 终小米手机成为国内首款双核1.5G顶级配置智能手机,其采用是手机芯片——高通Snapdragon S3(即MSM8260)。除高通外,小米手机的其它合作厂商也都是顶级的元配件供应商,包括夏普、三星、TPK、Wintek和德赛等。因多数同为苹果 供应商,一度有传言称小米手机将因iPhone5而跳票。

雷军现场摔手机周光平“心惊肉跳”

雷军驳斥小米手机1200元成本论:完全是乱说

雷军举起小米手机亲自示范

“很多人说你这不就是国产垃圾吗,装着很高级的壳。本来我想拿波导开玩笑,说我们是手机中的战斗机,结果人家说我们是手机中的神州电脑。”雷军打趣的说,不是说神州不好,但有一点,一款好手机做出来,取决于四个因素。

雷军认为,这首先包括一流的设计团队,周光平博士在摩托罗拉多年,也做了明系列产品,其团队是中国最优秀的团队之一。小米科技还找了清一水的苹果供应商、真材实料的加工厂和代工厂,并且有严格的性能测试。

在腾讯微论坛现场,雷军亲自拿着自己的小米手机做实验,将其从1.4米的高度摔下,这也是雷军第二次现场演示,此前,雷军曾当着记者群访的时候摔手机,把傍边的周光平博士“摔”得心惊肉跳。这一次周光平脸上同样体现“纠结”两个字,所幸小米手机最终都安然无恙。

周 光平介绍,小米手机一般经历五轮抗摔实验,第一轮摔下来后做高低温测试,高温75度,低温到零下35度,再做震动测试。第二天做第二轮,第三天做第三轮, 要连续摔五天。此外,小米手机还将经历拿水冲实验;粉尘实验,即将小米手机拿到洗衣机转,看是否进粉尘;“屁股实验”,放到屁股后面坐,看是否会坏。经过 几个月测试,手机质量才有保证。

小米手机成本1200元是乱说

目 前小米手机配置高通Qualcomm MSM8260双核1.5GHz手机处理器,芯片集成64MB独立显存的Adreno 220图形芯片,并且配置1GB内存,自带4GB ROM,支持最大可扩展至32GBMicroSD卡。不过,有传闻称小米手机成本仅1200元。

对 此,雷军通过腾讯微论坛予以反驳,称这些硬件材料加在一起价格也不低于1200元,加上关税、17%增值税、3G专利费。此外,还有小米手机的良品率,即 手机拿起来能用。小米手机良品率达99%,相当于极致,但也意味着1%材料浪费。加上售后服务和返修率,是成本的一个重要变量。小米手机另一块成本是测试 设备,这包括内部自己买测试设备及租用第三方测试设备。

目前一些类似小米手机机型售价在3000元甚至更高,主要是计入一部分销售成本。相反小米手机去掉中间渠道、门店成本。但这些手机高于山寨机价格。对此,雷军解释说:“为什么我们跟水货没有办法比,因为他们没有交这些税,而且水货手机也没有这么多的测试。”

雷军指出,山寨不山寨,最核心的是手机厂商花了多少力气做测试。好手机是测试一步一步改过来的,不做测试,或者测试标准不够高,很多手机一摔就坏。只有经过钢球撞击、高温实验、低温实验这样折磨出来的手机质量才能好。

“我觉得我天天在愚公移山。有人说为什么没有卖到iPhone的价钱呢?其实iPhone很多元器件比我们便宜一半的价钱。”雷军无奈的说,小米只是一个创业公司,并没有这么强的议价能力。“1999元并不是我心中的理想价位。”

文/腾讯科技

寡头时代到来 — 也谈 Gmmgle

前几天摩托罗拉移动(Motorola Mobility)对着微软大抛媚眼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事颇为蹊跷,一定只是在傲娇而已。毕竟以 WP7 与 Android 当前的状况而言,摩托罗拉实在是没必要从一个火爆无比的平台跳到一个连上牌桌的资格都还没拿到的平台上去。

只是没有想到 Google 的动作会如此果决,在北电收购失败以后,迅速用高价拿下了手机的祖宗摩托罗拉移动。无论是从专利上来看,还是从摩托罗拉移动现任 CEO 桑杰.贾的个人利益来看,这次收购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15 8 google motorol 426814b

一旦这笔交易得以顺利完成,整个手机业界的牌局就已经大致定型了,混战时代结束,胜利者已经脱颖而出。

现代的手机市场,与之前依靠“手机”的基本功能进行市场营销的时代已经天差地远,应用、系统、用户体验,这些更接近软件层面上的东西,在重要性方面 已经远远超过了手机的基本功能。人们可以接受离不开充电器的智能设备,可以接受信号不佳的昂贵手机,但却无法忍受反应缓慢,并且缺乏应用的平台。

也就是说,时代已经变化了,手机厂商在整个产业链的地位正在下降,而各种智能系统的拥有者,也就是苹果、Google、微软,成为了这个业界的主宰。微软与诺基亚的所谓联盟,Google 对摩托罗拉移动的收购,都是这种变化的体现。手机时代的三国时代,算是正式到来了。

苹果不必多说,iOS 从软件到硬件一律包圆,而且多年与富士康合作,它在产能以及设计实现方面没有什么缺点,作为这个星球上最有钱,也最能赚钱的公司来说,它对于手机市场的影 响力毋庸置疑。随着亚太地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进一步开发,苹果在业界的影响力及其业绩还会有大幅度的提升。

Google 以及它的 Android 一直是依靠群狼战术来与 iOS 抗衡,实际上我并不是很理解它整体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想法。在我看来,它需要的只是专利而已,硬件的设计制造能力倒像是收购的附带品,Google 把摩托罗拉移动再次拆分并出售的可能性并不是不存在。当然,那是后话了,通过这次收购,Google 与苹果一样,也拥有了软硬一体的能力,完全可以在系统设计以及手机硬件两方面为未来的 Android 手机设定标杆,从而促使整个生态系统朝着理想的方向发展。

微软与诺基亚的联盟。怎么说呢,WP7 在我看来根本没有坐上牌桌的实力,无论是系统本身的设计也好,不完善的 API 也好,微软慢如龟爬的进化速度也好,与成熟的 iOS 以及 Android 都有不小的差距,市场占有率也小的可怜,甚至还不如与它同时推出的三星 Bada 系统。不过无论如何,微软与诺基亚,软硬结合的两个名字,就足够在手机业界占领一席之地。

未来几年里,这就是手机业界的格局了,三国鼎立,HTC、三星、LG 、索爱等各路诸侯,如果没有神来之笔的话,恐怕自由发挥空间会逐渐遭到挤压,毕竟对于微软跟 Google 来说,亲疏有别,而在贯彻这两者意图上面,显然诺基亚以及摩托罗拉移动会更加彻底。

尤其是 Android 阵营,无论 Google 说得多么好听,但其对于Android 3.0 源代码的控制,几款亲儿子的推出,其实已经在给其他厂商敲响警钟。现在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又把牵在合作伙伴脖子上的狗链再收紧了几分。三星靠着功能性手机 以及 Bada,加上自己的成本优势,也许还能奋力一搏,HTC,索爱们,除了受制于人,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 Google 为核心的 Android 阵营周围,我看不出有第二条路可走。随着 Google 对于 Android 控制力的不断增强,这几家公司也会逐渐沦为 Google 意志的体现。

至于其他系统的拥有者,RIM 恐怕要选一边来站了,无论是跟随 Google 也好,还是接近微软,都比继续在 QNX 上下注来得合适。毕竟市场格局已经固定,想靠一个新系统来翻身,在别人的碗里捞食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了。

HP 那头,从 Pre3 缓慢的推出速度,到运行速度连 iPad 1 都不如的 TouchPad,都已经暗示了 webOS 的未来:HP,你还是专心做基于 webOS 的打印机吧。没有人会跳上一艘正在沉没的船,webOS 已经没有未来了。

这就是手机市场的未来,大势上已经无法改变,寡头统治的局面已经注定了。而下一个打破这个局面的公司,下一次轮回的开启者,也许,就在中国。这个独一无二的市场,完全可以支撑起一个挑战者,我希望如此。